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_第1章 我不想被灭口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章 我不想被灭口 (第1/3页)

  中平四年(187),二月初一,中山治所卢奴县。

  朔日的夜晚,月球正运行在地球与太阳之间,自然是月黑风高。

  本郡张督邮的宅院中,一个仆役小厮端着壶酒,正要送去书房。

  仆役姓李,没有名字,大约十五岁年纪。因为怕打扰主人公务,他走路几乎没有声息。

  走到书房墙角时,屋内忽然传出咕咚一声闷响。

  多年伺候人的经验告诉他,这种时候不该贸然进去,所以他就从窗缝往里偷窥。

  结果就看见胡书掾口吐白沫栽倒在地,而张督邮表情冷厉无动于衷。

  小李吓得魂飞魄散,本能地无声拔腿就跑。

  不该看见的事情绝对不能看!

  跑回仆役睡觉的柴房后不久,院子里就嘈杂起来:“不好啦!胡书掾急病暴毙啦!快知会他婆娘来收尸!”

  小李内心忍不住恐惧:什么暴毙!明明是被暴毙!估计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,被灭口了吧……

  他越想越怕,咕咚一声晕了过去。

  幸好柴房里就他一个人睡,这个混乱的夜晚倒也没人注意到他。

  ……

  在北方的冬夜里随随便便吓晕的人,往往都会在后半夜凄凄惨惨冻醒。

  几个时辰之后,李俗瑟瑟发抖地醒来时,体内已经换了个灵魂。

  摸着自己瘦弱的新身体和褴褛的破衣,他赶忙摸黑扒拉几束柴草往身上盖。

  随着寒意渐褪,他才有心思整理脑内混乱的记忆,过了几分钟,总算稍稍接受了“穿越”这个事实——也算他运气好,夺舍的时候,还继承了一些肉身本尊被吓晕前的记忆碎片,所以好歹勉强知道现在的年代、地点、近况。

  貌似这小厮也姓李,没有名字。正好方便了李俗将来取回本名、再自取个表字。

  “日,老子明明只是加了个班,又通宵肝扶汉室,怎么就……阿秋,真特么冷,也不知道几点了。”

  昨天李俗还是个30多岁的佛系白领,职业是谈判专家。

  他明明记得那是2019年5月23号,也就是《全面战争:三国》的首发日。他原本想得好好的,一下班就回家匡扶汉室。

  谁知傍晚遇到个突发案子,害得李俗不得不加班——那是一个被老婆绿、同时生意破产的男人,想跟老婆同归于尽。

  李俗赶到现场,用“兄弟这点挫折算啥,你看男足都踢成那样了,不照样吃得下睡得着活得有滋有味”的经典话术,让对方重新燃起求生欲,也为男足又积德了十四层浮屠。

  就因为加班耽误,李俗回家已是深夜。他不甘心睡觉,就匡了一通宵。

  天地良心,他本意是想灭了袁术就睡觉的!

  可惜,有些东西你一旦进入“下一回合”的魔咒之后,就出不来了。

  最后咕咚一头栽倒,醒来就在这了。

  ……

  接受现实之后,李俗不由一声长叹:

  “唉,穿越好像也没那么爽。再也没空调吹,没游戏打,没冰淇淋巧克力吃,不能天天泡温泉做马沙基,刚穿过来就差点儿特么冻死!也不挑个锦衣玉食的身体穿!”

  与很多人意淫的“向往穿越”不同,李俗其实不是很想穿越。

  主要是因为他对原先的生活挺满足。

  就好比后世央视萨贝宁那个访谈节目上,问王石想不想重生一次、回到年轻,王石果断说不想——因为王石这辈子就够成功了,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,重生了未必还有这么好运气、再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