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_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7章 路见不平一声吼 (第1/3页)

  甄家的生意做得很大,这两天本来就有一支商队要启程。

  正好刘备急着去常山郡,甄俨也就吩咐管事提前出发。

  商队的管事姓张,名叫张权,是个四五十岁的老者。是甄逸的未亡人张氏、从真定娘家带来的老仆,待客和气。

  出发前,他还按主人的吩咐,把刘备坐骑的钱付了——刘备刚才演了出“季札挂剑”、留下了自己的坐骑,甄家不想欠人情,非要坚持给钱,推辞都推不掉。

  刘备不得已,收了张权四块马蹄金饼,当一百万钱。

  李素听说这个马价时,也是颇为吃惊:“如今马贵到这种地步了?”

  刘备解释道:“甄家兄弟都是信人呐,他们是按雒阳的马价付的。今年有风声说,陛下想在西园另筹新军,京师极为缺马,价钱暴涨数倍。”

  黄巾之乱前,顶级好马也就二三十万钱,去年也才六七十万,上涨实在是太快了。

  汉制流通货币只有铜钱,也就是汉五铢。白银没有官方流通价,黄金是朝廷赏赐功臣用的,极为稀少,民间罕有流通。

  官方定下的黄金汇率,从西汉初年就没变过,强行锁定在每金兑一万钱。

  只是随着几百年来铜钱铸造量越来越大、币质越来越差,如今黑市汇率已经达到了一万七到一万八。

  所以“一百万钱”马价,实际折成黄金才60两。

  朝廷定制的赏赐用马蹄金/麟趾金多为15两一饼,可不就才四个饼么。(就是海昏侯墓和中山靖王墓里挖出来那种金饼)

  ……

  李素胡思乱想地算着账,一行人走出四十里地,抵达了滹沱河边的真定渡。

  对岸就是常山郡了。

  渡口有一支五百人规模的郡兵把守,统兵的是一位军司马。还有好几个曲军侯、屯将之类的中低级武官,带队沿河巡哨,这些部队都受中山相张纯的辖制。

  刘备看到这阵仗,微微有些意外,忍不住跟李素探讨:“去年滹沱河畔还没有这么多兵力巡哨,莫非是最近常山郡境内的黑山贼更猖獗了?”

  李俗本来就不知道往年的行情,只好报喜不报忧地分析:“说不定就是张纯举事在即,所以心虚呢。”

  刘备蹙着眉点点头:“但愿如此。”

  幸好,戒备虽然加强了,过河时却没有节外生枝。

  守卫渡口的军司马远远看到甄家商队的旗子,查都没查,很随和地跟张权攀谈了几句,就直接放行,刘备一行也跟着顺利上船。

  上船后,天色已经黑了。

  考虑到渡河后就要分道扬镳,李素忽然想起些问题,只有本地人能回答,他就就找了个机会跟张权私聊:

  “老丈,不知这真定县内姓赵的村落可多?有没有什么勇武之士?”

  可惜,张权想了想,说:“赵是常山大姓,周边姓赵村落不少,老朽可以指给你们,只是没听过什么勇士。”

  李素有些失望。

  作为穿越者,都路过真定了,本意自然是想找出赵云。

  可能赵云还太年轻吧,没机会脱颖而出。

  不过,历史上赵云和刘备本来就很投契。李素唯一要提防的,是刘备因为他的助推、发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