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2章 造畜之术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2章 造畜之术 (第1/3页)

  卖尸录上,篆字记事,录下尸体生平。

  人死灯灭,盖棺定论。

  善恶在我,毁誉由人。

  林寿眼前恍惚,似乎看到了手下所缝合这具男尸的走马灯。

  尸身生前本是长春乡高氏员外郎,乐善好施,常在义庄舍粥救济,风评甚好,是十里八乡交相称赞的大善人。

  曾有饥荒逃难的流民,昏阙倒在员外家门口,乱世人命如草芥,何况本不就相识。

  搁在普通人那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了,但高员外却是花钱请大夫给这流民看病,最后救活了,还舍了不少银两,如此可见高员外所做善行。

  但就是这么好的一个大善人,却有一事不足为外人道。

  高员外有一个女儿,深藏闺阁中,甚少与外人看,倒不是黄花闺女不能出门,大景民风开明,女子亦可上街,高员外这女儿之所以从不出门,是因为天生有呆傻症。

  二十六七的大姑娘,智力却如同三岁孩童般,说话含糊不清,算术仅限两手之数,不时还口舌流涎,排泄失禁。

  这个患呆傻症的女儿是高员外的心中大病,小时还能当孩子照顾,但十几年下来人长大了,也嫁不出去,在家里成了累赘。

  直到那一晚,高员外将女儿叫至院中,将麻绳勒到女儿脖子上,一紧。

  女孩有呆傻症,只有三岁孩童的智力,哪里懂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只知哭道:

  “爹爹我改,爹爹我改……”

  那天晚上很好的月光,赵家的狗在叫。

  呆傻症的女儿声音渐小,没了动静,铁青的脸上挂着泪痕,已是被生父活活勒死。

  久病床前无孝子。

  路上遇见个行乞的乞丐,让你给点钱做好事很容易,但若你家里的老母重病在床,一照顾就是十年,那可就保不齐人心里生出什么想法。

  高员外是十里八乡公认的大善人,最后却亲手勒死了自己的呆傻症女儿。

  大晚上的人勒死了扔进井里,本神不知鬼不觉,等明日称孩子起夜不慎跌入井中,大伙一哭,办个丧,这事就算完了。

  但奈何,苍天有眼,事有巧合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