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3章 殡尸司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3章 殡尸司 (第1/3页)

  晨雾薄曦,金鸡报晓。

  昨晚一场夜雨涤去了坊间街道的风尘,夜香夫正拉着一车五谷轮回物走街串巷。

  林寿取了门板,出了缝尸铺。

  小小一间铺面不大,外面门额上写着个九,礼部在京城建了二十四间缝尸铺,他这是九号缝尸铺,对面就是菜市口刑场。

  每有死囚拉来问斩,他就生意开张。

  时辰还早,林寿出了自家铺子上街。

  昨夜听到报丧鸟夜啼,二十号缝尸铺死了人,他心说去看看情况。

  横穿一条街,远远就看见二十号缝尸铺门口站着两个吏目,从那身官服来看,应该是礼部殡尸司的人。

  林寿前身见过这套装束,京城的缝尸人都归礼部的殡尸司管,从难民营选来残疾人搞搞业务培训上岗。

  昨夜二十号缝尸铺的缝尸人死了,报丧鸟把消息传回了殡尸司,今早就有吏目过来处理后事。

  吏目也看见了林寿,招手让他过去。

  “官爷。”

  林寿行手礼,保持着一脸憨憨相,他前身的人设是个智力残障的小傻子。

  虽能生活自理,但也聪明的有限。

  “你是哪号铺的缝尸人?”

  “九号铺,林寿。”

  “那行,来的正好,我们这官身不便,你帮着处理下。”

  吏目指了指旁边的推车,上面放了一盆腥臭冲天的黑狗血。

  黑狗血辟邪,驱阴避煞。

  林寿听从吏目指挥,端着这一盆狗血,泼进了二十号缝尸铺里。

  呲啦一股滚烫的轻烟,然后没了动静。

  林寿顺便扒头瞅了屋里面一眼,一具斩首的尸体横在冷塌上,应该是昨日问斩后送来的“业务”。

  地上还躺了一具瘸子的尸体,应该就是昨晚暴毙的缝尸人,浑身都是指甲抓出来的血道子,死相很惨。

  这时两个吏目在门口说话。

  “那斩首尸体的来历可查到了?”

  “从刑部查了案宗,一个发丘摸金的,销赃明器时被抓,按大景律问斩。”

  发丘摸金,就是盗墓的。

  东汉战事频繁,曹丞为弥补军饷不足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