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4章 点石成金,扎纸成银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4章 点石成金,扎纸成银 (第1/3页)

  昨日明德坊酱行陈老爷家少爷摆婚宴。

  宾朋高坐,大摆筵席,正在那喜气热闹着呢,然后这王泼皮就来了。

  十里八乡都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,下人有心打发他走,但这泼皮多不要脸啊,上来乐呵呵扯着新郎官儿道喜,赖着不走。

  老话说,有拳难打笑脸人,何况这结婚大喜的日子,真动手把人打出去也不合适,看这泼皮像是想来混个席,占便宜吃点酒,所幸让他赶紧吃完走人。

  王泼皮哪能啊?

  踢寡妇门,刨绝户坟,缺德事干尽,满肚子坏水儿的人,能就来吃口酒席?

  那可太低估他的业务能力了。

  王泼皮进了宴席,找了个小碟,拾了两斤猪头肉,拿布盖着就找到陈老爷了。

  陈老爷那正跟一桌乡绅老爷说话呢,王泼皮端着他那盘猪头肉上来了。

  “陈老爷恭喜啊!”

  这叫开道儿,上来给句吉祥话人家不好赶你,不然不吉利。

  陈老爷桌上几位看见他也烦,在坐的谁不知道他啊,欺男霸女王泼皮,往人家屋里泼粪汤,但也没法赶,人贺喜来的。

  这你要是搁在一个茶水摊儿,往来都是粗人,那就没那么多事儿了,看你不顺眼早把你打出去了,管你说什么。

  偏在这地方,陈氏酱行的少爷摆婚宴,坐这的宾客都是乡绅富商,有头有脸的,身份都端着呢,没法计较。

  所谓君子斗不过小人就是这么回事儿,君子他讲规矩,小人他不要脸啊。

  “给几位爷贺喜,我特地卤了个猪头肉,今儿就为带给您几位爷尝尝。”

  陈老爷心说我这一桌好酒好菜的,桌上有猪头肉呢,吃你那干嘛?

  但还没来得及说话,王泼皮就拿个小刀利落的切成一片片,给放各位爷盘子里了。

  “尝尝!您尝尝!香着呢嘿!”

  这肉都到盘子里了,话也不好说了,陈老爷心说那尝就尝呗。

  一片肉下肚,陈老爷还直纳闷儿,怎么和我桌上这猪头肉一个味儿呢?

  可不是么,缺德王泼皮进来在别桌上拾的猪头肉,弄不好都是一锅卤出来的,那味儿能不一样么。

  “老爷,这肉味道可好。”王泼皮这不要脸的,还在那问呢。

  “好,恩,味儿不错。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