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6章 海捕公文悬赏割头客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6章 海捕公文悬赏割头客 (第1/3页)

  林寿看着心说好家伙,让你偷人家死人的帽子,人家找上门了吧,就是这手劲有点大,连头盖骨都给掀了。

  旁边死者家属都吓傻了,这尸体好好停着也没见人动他,突然整出一头盖骨来是怎么回事?!

  “拿块布来包了。”

  殡尸司的吏目跟林寿说道,旁边吓得战战兢兢的家属,找了块黑布递过来。

  林寿拿着黑布把那片头盖骨包了,跟着殡尸司的吏目回了缝尸铺。

  然后,林寿就看见那瘸老头的尸体,给抬进自己缝尸铺里的冷塌上了。

  嘶,林寿头皮发麻,已有不好的预感。

  殡尸司的吏目发话了:“头皮也找回来了,今夜你就把这尸体缝了吧。”

  果然,这死因诡异的尸体甩给自己了,林寿心说早知就不去看热闹了。

  “官爷,这尸体不用去给三法司看吗,不是因缝尸而死,可是有人害命?”

  殡尸司的吏目却是一摆手道:“不必了,非人所为,我们已心里有数,你平日夜里要锁好门窗,万事小心。”

  吏目说话像个谜语人,一句话说的似是而非,屁事没说明白,说完就走了。

  他也不解释清楚那“非人所为”到底什么意思,留下懵逼的林寿心态炸裂。

  非人所为什么意思?万事小心什么意思?你心里有什么数?你对得起我帮你泼的那两盆黑狗血吗?你是哥谭来的?我看你是缺少蝙蝠侠的毒打。

  林寿看着冷塌上的尸体和那一块头皮,感觉胸口发闷,手脚冰凉。

  他是想缝尸没错,但死的这么邪性的尸体,万一缝出事咋办?

  他可不想听到那只晦气的报丧鸟,晚上叫出自己的缝尸铺号。

  但殡尸司给下了令,缝尸人不能拒绝,不然就会被丟回难民营,横竖左右都没得妥协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  林寿就这样心情忐忑的熬到了晚上。

  夜,三炷香点上。

  林寿现在十分希望香烧出问题,因为这是殡尸司允许的唯一不缝尸体的前提。

  但眼看着香平稳的烧完,到最后也没出异常,他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  因为头盖骨都被掀开了,林寿需要先用钉子锤子,把头骨给钉回去固定好,然后再穿针引线,把头皮缝上。

  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