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8章 莫使人间造孽钱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8章 莫使人间造孽钱 (第1/3页)

  捞阴门的行当,煞气重,一般都得要五弊三缺的人才能做,所以殡尸司选拔缝尸人,都挑举目无亲的残疾人。

  而这残疾里面也各有不同。

  缝尸要点手上功夫,最好有手在,所以主挑瘸子,哑巴,聋子,要是缺胳膊的,你就得会用脚干活才能吃到这碗饭。

  至于林寿前身这种,手脚健全有智力障碍的,其实抬棺材的杠房和砍头的刽子手要的多,有把傻力气就能干。

  林寿能成缝尸人纯属运气,人家看他太瘦干不了刽子手,智力虽有残障,但也能学会缝东西,所以要他去做了缝尸人。

  至于在这之外,瞎子。

  眼睛看不见,按说应该没法干活,可不知怎么,缝尸人里就有这么一个瞎子。

  林寿只知他是一号缝尸铺的,还活了挺久的,但至于他瞎眼是如何干活的,那就不清楚了。

  虽然平日白天里大家碰见,认识的会打招呼说说话,但晚上缝尸,大门一关。

  别说怎么干,连再开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,自然也没人关心那许多。

  江湖莫问他人事。

  混江湖捞小阴门行当的人,都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过日子,今朝有酒今朝醉,多活一天是一天。

  当然,林寿除外。

  卖尸录在身的他,是抱着过日子的心。

  他最近甚至觉得菜市口的阳春面摊儿都吃腻了,正找了烧砖坊,寻摸着搞点砖头来,在缝尸铺里垒个灶台,开火做饭,申请报告都打给殡尸司的吏目了。

  所以说,人和人的悲欢并不相通。

  林寿过来跟几位蹲墙边的缝尸人爷们儿招呼一声,散给他们些瓜子儿嗑。

  一靠近,听见隔着墙传出茶楼里说书人的声音,倒是明白他们在干嘛了。

  感情不是在避雨,是在这听书呢。

  这几位缝尸铺的爷们儿都是穷主,哪有那闲钱进茶楼听书。

  偏又都好这口,这不就学旁边俩小乞丐靠墙坐,听这隔墙书,白嫖呢。

  林寿心说一会人家茶楼就该有人来赶。

  人那俩小乞丐呆的安逸,是因为人平日里没事在茶楼门口唱上两段鼠来宝,行乞是人家的工作职业。

  你们这几位爷们儿,可是纯白嫖啊。

  果然,这还没盏茶的功夫,茶楼里就有个伙计出来了。

  “干什么的!干什么的!想听书就把茶钱给了您里边上座,没钱别在这凑热闹!走!走!赶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