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9章 说书人讲江湖八大门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9章 说书人讲江湖八大门 (第1/3页)

  当日,王二收了林寿的贪戒银。

  晚上回家满心高兴,饭都多吃了两碗,最近可是收入颇丰。

  从炕底下扒碳灰翻出一个小铁盒打开,里面还有五两银子,正是那脚行在埠口抗大包攒了几年的银子。

  “番哥儿我这也不是想贪你银钱,实在是钱缺的紧,日子过的不爽利,嫂子自己带个娃日子肯定不好过,你这五两银子肯定也不够帮她,还不如先帮帮我,她以后定要再嫁的,到时兄弟我再帮她找个好人家照顾,你也就放心吧。”

  这人啊,做了亏心的事就会心虚。

  心一虚,就会胡说八道。

  你瞅王二说的像人话么?

  兄弟你的钱不管用,我先给你收着,你老婆肯定要改嫁,我倒时再给说个媒。

  这番话要是那死了的脚行番哥儿泉下有知,怕是要拉着王二一起下地府,推他下那炸鬼的油锅。

  人心隔肚皮,生前过命的交情,信你才把银钱托付于你,却不想你被财钱迷了眼,贪念瞎了心。

  王二昧了银钱,心里变着法的给自己凿巴,寻个心理安慰,自欺欺人。

  再把从林寿哪里得来的钱,一起放进铁盒里收好,埋回炕底下的炭灰里。

  但这刚埋回去,王二心里不知怎么就起了忧心,这多银钱,被人偷了怎么办?

  他横竖坐立难安,又从炕底下折腾着把银钱翻了出来,贴身放着。

  半夜睡觉,有风吹在窗户纸上,不过发出蚊子声大小的响动,王二竟然面色发白,一脸冷汗的被惊醒。

  摸了摸心口银钱还在,但又不安心的下地趟鞋去检查门闩窗梢儿,怀疑会不会有贼人进来偷他的银钱,如此一夜反复多次。

  次日上街,一手伸在怀里命根一样的把着银钱,一边神色紧张的四处看。

  瞧见路过的行人,看谁都面色不善,看谁都有窃贼之心,看那遮口交谈两人,是不是在图谋我的银钱。

  一天到晚,攥着银子,茶饭不思,精神恍惚,走路虚浮,眼圈发黑,那模样看着跟抽了大烟似的。

  心病成疾也能杀人,王二整日担惊受怕已是渐渐魔怔,饭水不进,身体亏空。

  不出三日,脸上都有了菜色,站在茶楼的柜台旁边风一吹都快倒在地上了,眼看着这人就要完了。

  “王二,最近可是身体不适?茶楼这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