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10章 夜有蔷薇香,人头刀尖悬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0章 夜有蔷薇香,人头刀尖悬 (第1/3页)

  江湖八大门。

  这说的是江湖上八种谋生计的行当,林寿几日听书下来,大概了解到各中所指。

  风水算命,行医卖药,变戏法,耍猴戏的,武行镖师,街头卖艺,茶楼说书,梨园唱戏,乞丐艺伎卖笑卖惨的营生……

  还有林寿从事的这种缝尸,扎纸,杠房,吹唢呐之类小阴门行当,捎带上裱糊,画匠之流。

  江湖上主流的“技巧”行当,多数都在这八大门里了,除此之外,一些单传手艺或独门绝技,再或就是坑蒙拐骗杀人放火的非法行当,统称旁门左道。

  说书人说《江湖八大门》的评书,每次便是按人物传记的方法说,如说那江湖神医柳金平悬壶济世,如说那大镖师聂永真千里单骑,如说那乞丐王……

  总之都是江湖里的这些事,杂糅着各种奸情人命,朝堂公案,神魔斗法,既接地气也有意思,老百姓爱听。

  林寿看着就跟前世那些拍短视频的网红似的,本事大有门道书说的好的说书人,有粉丝追,有茶楼请。

  大茶楼里请有名的说书人去,说一场赚的钱,可不比梨园的名角儿少。

  林寿心里琢磨自己要是哪天缝尸人干不下去了,可以转行去说书。

  技巧经验上他可能差点,需要打磨,但他也有优势,脑袋里装着前世那么多故事,四大名著说下来,够吃一辈子。

  林寿这心里正盘算着,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生财有道,当一回文抄公了。

  突见茶楼的小丫鬟急匆匆从面前跑过,跑到夏掌柜旁边,附在耳边小声低语。

  “掌柜的,二小姐又在咳嗽了。”

  夏掌柜闻听,脸色一白,匆匆去了茶楼后院的闺房,推开门,屋里桃木的地板,点着熏香,榻上有一个体弱女子。

  门关上后,林寿就听不见屋里声音了,脑海中的脑补,也停止于此。

  但刚才这一番,林寿却也已经从极少的所见所闻中,脑补出了画面。

  林寿坐在茶楼里,夏掌柜与他有二十米远,丫鬟附耳低声说话,他听不见声音,但他能看见丫鬟嘴唇如何动,通过读唇语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