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12章 你扎了我两万三千九百针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2章 你扎了我两万三千九百针 (第1/3页)

  “等等!”

  林寿正要下针,突然被宁洛薇叫住。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不不……不用上神仙醉吗?”

  神仙醉,就是麻醉药。

  “我哪有神仙醉,平日里都是缝尸体,尸体又用不上。”

  “不是,这,这会疼吧。”

  “疼肯定会疼,但你江湖中人,这点疼总应该忍得住吧,别矫情了,我要缝了。”

  林寿看着宁洛薇啰啰嗦嗦,心说好烦,还是缝尸体好,这活人的事儿太多,死人就没那么多废话。

  在林寿想来,这连杀十二人的狠角色,半夜一声不吭的带着一身伤找到他,虽是女子,应也是如刮骨疗伤的关二爷一般,有大耐力之人,不打麻药应当能行。

  但不想,才刚一针下去。

  宁洛薇喵呜一嗓子!

  这声音恨不得传出八条街去,引得隔壁青城茶楼的狗,狂吠不止。

  “不是,女侠你好歹是混江湖的狠角色,不能忍着点吗?”

  林寿知道会很疼,但那难忍的疼还在后面,这才刚第一针,跟扎了个耳洞差不多,她这却叫唤的恨不得全京城都听见。

  “疼,我怕疼,有没有不疼的办法,你能不能轻轻的缝……”

  宁洛薇矫情的像个怕打针的小孩,在这跟大夫讨价还价,这女人杀人的时候狠辣干脆,怎么缝个针如此矫情?

  “那算了,不缝了。”

  “别,别,给我缝。”

  “要是每缝一针你都整出这么大动静,官府迟早要找来。”

  “忍,我忍,你找根棍子给我咬着。”

  宁洛薇咬着银牙,为了恢复一身美丽,一脸豁出去了的样子。

  林寿去找了根擀面杖来给她咬着。

  然后开始继续下针,手底下一针一线,缝尸针法玄妙生花,伤口皮肉对正工整,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。

  缝合过的皮肤表面光滑如玉,竟然平整的看不出针脚,如同一直完好如初,从没有过伤口一样!

  巧夺天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