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16章 大力丸和狗皮膏药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6章 大力丸和狗皮膏药 (第1/3页)

  “缝尸铺那小傻子又干什么了?满大街让人追着跑。”

  “又犯疯病了呗,当街见着人就说死了一定要去他家缝尸,嗨,常有的事儿。”

  “哈哈,这小傻子还挺找乐,你看那卖大力丸的黄小六也不行啊,追了半天也没追上人家,自己还累够呛,就这,还天天吹他那大力丸多好,婆娘夜夜嗷嗷叫。”

  “你信他那破药,纯就苞米团子撮的,自己都不行呢,他一出摊他婆娘就往家招人,隔着两条街的都知道他婆娘好客,就他自己不知道,要我说啊,你要真需要,天桥儿边那卖狗皮膏药的张皮子有副‘一贴直’,他那玩意儿挺管用。”

  “谁需要了,我还用的着那玩意儿?倒是兄弟你门儿清啊,没少用?”

  “哪能啊,我也没用过那玩意,都是听朋友说的,听朋友说的。”

  “恩,对,咱俩都用不上,那什么,我也是帮朋友问问,哈哈哈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菜市口的街里坊间,平头小老百姓们做买卖的,过日子的,民生百态。

  林寿近来给自己缝尸铺打了一波广告。

  不说招来一帮在门口骂闲街的气氛组,反正他也不在乎,实际业务效果应该还是有的,反正最近每天都有尸体送来。

  这几天,林寿缝出了一贴狗皮膏药,一颗大力丸,一招探云手,一招开锁术。

  这狗皮膏药也是好东西,活血化瘀,驱寒去毒,提神醒脑,净化杂质,淬炼身体。

  林寿贴了一晚上,转天早晨整个身体渗出一层杂质,晨解之后,打井水洗了个澡,陈旧的杂质和死皮脱落,皮肤紧致扎实,五脏六腑血管中杂质排出,血液奔腾无阻。

  整个身体好好的锻打淬炼了一番,从里到外如焕然一新。

  林寿这身体上本有些旧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