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17章 殡尸司宣人缝盗墓贼尸体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7章 殡尸司宣人缝盗墓贼尸体 (第1/3页)

  日上杆头,青城茶楼墙边。

  坐着一帮天残地缺,又在那隔墙听书。

  “爷们儿几个,又听书呢。”

  林寿带来两袋冒热气的新鲜糖炒栗子,挨个散给了几个缝尸人。

  “刚出炉的头锅儿,新炒的糖色,趁热吃,皮儿好剥。”

  老少爷们几位也不客气,反正给就吃。

  这年头的平头百姓可没那个假客气,正是物质匮乏的年代,你扔个破铺盖在街上,眼睛一闭一睁就不知让谁拾走了。

  林寿目光扫过去,多了几个生面孔,少了几个熟面孔,一号铺的老瞎子倒是还在,属他活得久,老常青树了。

  林寿也坐下靠墙边一块吃栗子,看似随意的聊着天,聊着聊着把想问的藏在话里,说到最近的事:

  “爷们儿几个听咱这缝尸铺,最近是不是死人有点勤啊?”

  “可不是嘛,这都死了仨了,也不知道缝着了嘛鬼玩意儿。”

  “我知道点事儿,我说了你们别声张。”

  “嘛事?”

  “小十五,昨晚死的,昨儿下午我出门刚好看见殡尸司的官爷找他,让他晚上去一趟殡尸司。”

  “他昨晚没缝尸啊?那怎么死的?”

  “前……前天死的小十八也是,我也碰巧听见了官爷让他晚上去殡尸司。”

  “嘛意思?感情这仨都不是缝尸死的呗?那因为嘛?你们都给我说毛了。”

  “官爷要害咱?不能够啊,那鸟晚上还大嗓门叫丧呢。”

  林寿起了个话头,几个缝尸人聊起这事,你一言我一语,林寿得到了个情报。

  三个缝尸人死的那天,都没在铺子里,而是被殡尸司的吏目叫走了。

  这正说着呢,赶巧打远一个殡尸司的吏目走了过来,几个缝尸人立马闭嘴,老实的假装听书。

  吏目却是直奔着林寿过来,说道:

  “九号,你今天日落之后来一趟殡尸司,带着你那套缝尸的东西。”

  吏目说完,转身走了,看来就是为了找林寿交代这个事儿的。

  几个缝尸人可傻了眼,说什么来什么。

  这才刚说着连续三天,三个缝尸人,晚上被叫去殡尸司,人死了。

  这林寿,立马就成第四个了。

 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