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18章 一尸两命,天字定价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8章 一尸两命,天字定价 (第1/3页)

  夜半更深,鬼来敲门。

  蒙蒙月色下,夜晚的京城静谧下来。

  林寿走在无人的街坊间,身上背着皮革包木的缝尸箱,里面是他缝尸的用具。

  一路无声无息,走到殡尸司门前。

  “站住,什么人。”

  门口的两个守门侍卫拦住了他。

  “九号铺缝尸人,林寿。”

  阴森冷清的声音,令两个侍卫莫名不寒而栗的升起一丝害怕,不自觉的弱了气势,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“你,你等在这,我去通报。”

  守门侍卫进去通报,林寿便站在门口往里看,打量殡尸司里面。

  殡尸司内,建筑楼房错落有致,两边抄手的游廊,中间是穿堂,迎门墙上雕着冥川古坟,阴怙旧习,中间一个大大的“殡”字,镇这穿堂煞。

  所谓“穿堂煞”,是建筑风水上的讲法,简单说就是大门对后门,通透没遮挡。

  老话讲气理,气由门进来得在宅子里留下,而这穿堂煞两边通透,气刚从前边进来又从后边出去,不聚气,不聚财,不吉利。

  所以大院穿堂中间往往都修个挡头,或是建个屋,或是如殡尸司般修堵迎门墙。

  迎门墙经常能在老宅大院里看见,除了镇这穿堂煞以外,老辈儿传下来的故事,还有照鬼驱阴的功效。

  老时候人们认为世间有孤魂野鬼游荡,弄不好会游进自家宅子里来,这宅里便闹了鬼,会给自己带来灾祸,于是在宅门口修一堵迎门墙,如果有鬼进门便会在这墙上看到自己的影子,就会被吓走,所以那时候迎门墙也叫“照壁”。

  当然,这也都是封建迷信的传说,阴阳先生借着风水之说赚钱的说辞。

  早几年,还有专门找没迎门墙的大户偷偷在人宅门口泼猪血,装神弄鬼,没有业务就自己制造业务的缺德风水先生。

  这迎门墙现在来讲主要还是装点宅府气派,上面有巨幅雕刻,商贾聚财多是花开富贵如意长春,官朝威严往往是猛虎下山威龙行雨,而这殡尸司的迎门墙……

  林寿看着上面雕刻着各种冥川古坟,各种阴怙旧习,还有辣么大个“殡”字,直让人觉得晦气阴间,也不知是从哪找的风水先生给设计的,钱没给够吧?

  啧啧,门口立坟?玩抽象?

  你要是换我,我就给整个十八摸春宫图上去,养眼……

  林寿等了不多时候,一个殡尸司的吏目出来迎他,带他进了殡尸司,左拐右拐来到一间偏房。

  偏房外有两位大人在说话,从身上的官服来看,应都是入品的官。

  一位应是殡尸司的副长官郎中孙闲赋,身份仅在殡尸司顶头上司的长官郎中之下,主管殡尸司内事务的主官。

  另一位应是太医院的,林寿不认识。

  “大人,人带来了。”

  吏目上去行礼,孙闲赋点点头道:

  “人带进去吧,明早去通知义庄来人收尸,我和卢大人明日要上早朝,便不来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