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97章 你怎么把我脑袋落下了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97章 你怎么把我脑袋落下了 (第1/3页)

  白莲教新香主,白莲圣子,沈后浪。

  追查转世灵童的下落,大半夜的翻太医院墙,和之前那个淼三娘一样,差点翻一路人怀里,四目相对,抽出自己的宝兵器,咵嚓一下,露个大白伞面儿……

  林寿迎面看着这主,这架势,这动作,莫名想起一种东北山里的动物,那动物看见人也是咵嚓一下开屏,露个大白屁股蛋子,搁在东北那旮瘩叫,傻狍子。

  上下仔细一打量,嗯,越看越像。

  沈后浪还不知道对面这位正用逛动物园的心态看他这傻狍子呢,手握着弥勒伞,端详林寿,身上似乎没有功力,普通人?

  大隐于市体遮蔽天机,他看不透林寿,林寿可把他看的明白,屁股蛋都看光了。

  林寿掂着埋人铲,面前是修满百年功力的武行,按照江湖里的排法就是顶尖高手,他馋这种高级沙袋很久了,这次可得控制好手劲儿,不能一下玩坏了。

  “那个,这位兄台……”

  沈后浪开口想搭扯一句把这事遮过去,这一下就看出差别了,虽然同为白莲教人,但各人有各人的处世之道。

  这傻狍……沈后浪不是那种嗜杀之人,一个普通老百姓又伤不了顶尖高手,站着让打都奈何不了自己,他们白莲教是济世救民的,不会伤害“无辜弱小”的老百姓。

  这两位的思路皆是清奇……总之,要真这么发展下去,那可谓是手段极其残忍。

  然而,不同人,不同命,白莲教在林寿手上折了两个高手了,今天眼看着第三个也要完,不想却突然生出个岔子。

  夜半更深,天凉气阴,活人不做拦路鬼,好鬼不问夜路人,林寿突闻耳边声:

  “你怎么把我脑袋落下了。”

  ……

  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这一出。

  年前灶王爷烧了缝尸铺,林九爷入住殡尸司,不多日下往生井,缝了一具死人尸。

  这死人生前是个卯子工,北方乡县闹匪灾,土匪屠城,死人遍地,他去给人收尸。

  那天装好一车尸体,忽然听到身后有个声音喊他,他一回头,死了。

  当时那声音喊的,就是今日这句。

  “你怎么把我脑袋落下了。”

  嘶,林寿感觉一股凉意直冲脑门,大晚上装神弄鬼,一般人可干不出这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