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_第99章 地主给了你们田种,你们要心怀感激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99章 地主给了你们田种,你们要心怀感激 (第1/3页)

  小马跑在官道上,它的心里没有草原,只有肚子里咕噜噜,身后不断的拉线。

  林寿骑马而行,想着主簿人真好,又准他一晚的假,又借他马用,这马要是能说话,得问他缺德不缺德,可着它一匹造。

  一天骑行,林寿人到了保定乡。

  还那么荒,还那么旱,滴水不见,火辣辣的烈日当头,恨不得把人烤成牲口。

  林寿这次不是办公差来的,是为了看事儿来的,自然不像上次那么浮皮潦草,对人对事看的多了些,乡里老弱病残居多,大旱七年,颗粒无收,能跑的自然是早就跑了,剩下跑不了的都是些什么人呢?

  都是些劳契许给了地主的佃户。

  保定乡的土地,是地主的。

  如同你上班做工老板发工资一样,这片土地上劳作的农民是在给地主种地,种出的粮食交给地主,地主每年给开些银钱工资。

  这年头,还不像后来老板玩心眼扣你工资那么委婉,现在你签了劳契敢不出工,那是会被你的地主老板打折腿的。

  林寿入保定乡,看见有些家里有瘸腿的青壮年,问了问,都是当年想跑没跑掉,被地主抓住打折了一条腿示众,恐吓震慑其他的佃户。

  地荒了也给我种,饿死了也不许跑,都是签了劳契给我赚钱的工具,每年必须给我产够量,我的地不行种不出东西来?那我不管,反正我要看到业绩,你快去给我卖命!

  每年份额交不到?那肯定没有工钱啊,相反你违反劳契了,我得罚你,你还得赔给我钱,没钱?没钱就默认家年头继续干啊,什么时候给我把钱赚够了,赎你身,我这人特别大度,你死后我就不要求了,你就只给我干到死,这不过分吧?

  我给老板打工,我还得给老板钱,看来这不是什么新鲜事,自古以来皆如是。

  原因无他,这土地,是地主的。

  莫说这种年代,就算是林寿以前生活的年代,公有制生产资料的实际支配权利也不一定属于国家,更不可能属于老百姓,而是属于大地主大资本们。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